牛阅网 > 未分类 > 断虹霁雨念奴娇 > 躲
      得到诧异的表情,“你也不信?”见对方默认“我当时也不信,身首异处?哼哼,谁敢呢。”他轻笑出声,整个轮廓里变幻出不符合一身素衣质朴的阴森。“那和尚见我不信,道,不出两日必有大事发生。”他抬眼定定的挑眉看人,目光透着邪祟。

      “你说的是老爷子突然重病?”

      “即便是老爷子卧病在床,我也是不信的,但……”他似乎在沉思,“但我无意发现测字的纸张之下多了两行字时,我有些动容了。”

      嫡变兵动,佛门消灾。

      “是哪两行字。”

      他自然不会说,于是闭口不谈,“最近老大举动很大呀。”

      想必那个能让他身首异处的人,是大皇子无疑了。

      他手下确实有些兵马,但也只能调动城内的卫兵,人数不足以抗衡老大手中兵权,若真的是以卵击石,后果也正如测字的所说那般。

      再者以老大的脾性,成王败寇,等到那时候他府上的家眷,奴仆,以及他在外的声誉和名望还不毁了个干净。

      动是不能动了。

      嫡变兵动,佛门消灾。

      看来只能是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