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阅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女人 > 第十章
    杨雨泛第一次来到项家,看着金碧辉煌的客厅,脚步像踩在云端那么轻飘,从此她就是这个家的一份子了。
    全新家人们都好奇地看着她,但她并没有太紧张,因为项震涛一直牵着她的手,片刻都没有放开过,她很有安全感。
    所有人坐定在客厅的L形沙发后,佣人张罗茶水,项震涛陪着杨雨泛把茶一一端给大家,也把家人全介绍给她。「这是奶奶。」
    「奶奶。」杨雨泛唤着慈祥的老人家。
    奶奶欢喜喝茶,开心地问:「孙媳妇真是文雅端庄,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她叫杨雨泛。」杨雨泛还没开口,项震涛就替她说了,脚步移向项妈。
    项妈一听是姓杨的,接茶的手腾在半空中,敏感地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她在公司美编室工作。」项震涛轻轻带过。
    「夫唱妇随挺好的。」项妈心想是近水楼台,就不疑有他,还频点头,笑着喝了媳妇的甜茶。
    「雨泛府上是哪里?」项爸笑问,接过茶来。
    「她单亲,母亲在南部。」项震涛省略了很多细节。
    项妈一听这家庭状况,深怕再问下去儿子会不高兴,用眼色示意老公闭嘴,迳自放下茶杯,握着媳妇的手热络地说:「我们全家都欢迎你。」
    「谢谢妈。」杨雨泛恬淡地说。
    项震涛不忘给老妈爱的抱抱,暗喜这第一关算是安然度过了。
    晚间的聚餐也相当顺利,—家人吃吃喝喝,相谈甚欢,项家的三个妹妹也挺喜欢雨泛这个笑起来很甜,毫不做作的嫂子,主动找她聊了起来,还跟她约时间要—起去听音乐会。
    杨雨泛欣然答应,跟任何人都没有隔阂,大家也都喜欢她淡雅甜美的气质,她可说真的已成为项家的一份子了。
    十点整,项震涛和杨雨泛从餐厅回到两人爱的小窝。
    「啦啦啦……啦啦……」她的小嘴,一路都轻轻地哼着歌,心情十分愉快。
    「哼那么久,小嘴巴累不累啊?」他一进门就把她抱在怀里吻,细碎的吻撒满她嫣红的颊。
    「一点也不……我好兴奋、好感动哦!家人都很好相处……」她笑得灿烂,倚着他坚硬如铁的怀抱,任由他吻。
    「我说过他们是挺可爱的。」他的吻在她雪白的胸口肆虐。
    「我想我已经爱上他们了……」她身子往后倾,悄悄解开衣扣,好让他顺利地吻她。
    「那我呢?」他双手托着她的纤腰,粗糙的下巴刷过她细嫩的肌肤。
    「你总是保护我,是我最爱最爱的老公……」她低吟,娇羞地剥去他层层衣服。
    「这是我这辈子该做的。」他甩去衣物,灼热的唇逼向轻颤的浑圆,吮吻柔润的楔。
    「那我……可以为你做什么?」她快慰得隐隐发颤。
    「爱我。」他黑眸烫进她的心底。
    「抱我进房。」她晕眩地说,手指攀上他的肩头。
    「乐意之至。」他宠爱地抱起她,大步进他们的房,他们都急于把身心交给对方,用浓烈的爱点燃彼此沸腾的热情,今晚可是货真价实的新婚之夜。
    大床上,他热情地吻她,用唇灼过她全身细腻的皮肤,吮吻她每处敏感地带,挑起她最深层的渴望;她用相同的方式让他的欲望滚烫,诱发他的攻击力。
    狂火引爆的临界点,他迫切地扣着她的臀压抵向他的坚实,进入柔软的中心,紧贴着她摩擦、旋绕。
    她妩媚地呻吟,迎接他—次又—次直达深处的撞击,任由爱火在她体内肆意狂奔。
    两人恨不得和对方成为一体,用激情灼烧着彼此的心,一生一世爱到地老天荒,甘之如饴……
    ************
    三天后,项家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在大门口高挂传统的八仙彩,引得路人频注视。
    「姊你瞧,项家竟然在办喜事,不知是谁要结婚?门口那块大红色的布真俗气又碍眼。」杨家的座车经过,甫下班的杨于娟从车里往外看,酸葡萄心态地说别人。
    「算了,我们家自己的鸟事一堆,讨厌的二妈和杨雨泛不声不响地走了,杨雨泛还把存款留下,没动用那一千万,这本来应该是喜事,却又来个可恶的小妈,我们的妈天天吵着爸要闹自杀,都快烦死了,哪还有闲工夫管别人办喜事?」杨于珊收回眼,懒得看项家了。
    杨于娟歪着嘴说:「说的也是,还是想想怎么对抗那个妖冶的小妈比较重要,反正项家和我们老死不相往来,管他们哦!」
    她们的座车驶进家中,两姊妹心情郁卒。
    就在一墙之隔的项家里,杨雨泛可幸福了,她下班就和项震涛回老家来,奶奶教她针织,妈妈要她吃水果,三个妹妹围着她聊天,到了吃饭时间她的碗里饭菜都是满满的。
    「多吃点。」项爸挟给她鲜鱼。
    「这个很补哦!」爷爷挟给她牛肉。
    「鸡汤才补。」项妈弄了碗汤给她。
    「这种吃法会胖的,嫂子又不是猪。」项家三妹一说,所有的筷子全敲在她头上。「不得对你嫂子无礼。」长辈们全都有意见。
    「噗……嫂子将来要负责传宗接代的,你懂什么?」项家二妹发表见解。
    长辈们点头赞同,三妹摸摸头,自认措词不当。
    「老大,你和雨泛晚上留下来过夜嘛!你楼上的房间很多年没住了。」项妈希望爱子留在老家住上一晚。
    「人多热闹啊!」奶奶也这么说。
    项震涛用眼神问坐他身旁的杨雨泛,两人眉目传情,众人屏息等待。
    「我们就住下嘛!」杨雨泛很感恩家人的热情,不知老公为何还要问她?她感到奇怪。
    「刚好,我们和老大四个人凑一桌,晚上可以来打麻将。」项家大妹欢呼,召集大哥和两个妹妹。
    「虽然我忙着要考研究所,但……就破例一次,奉陪到底了。」项家二妹搓搓手,有意从大哥那儿赢钱过来。
    饭后,项家人分两桌打起麻将,爷爷奶奶和爸妈一桌,项震涛和三个妹妹一桌,杨雨泛不会打牌,在一旁为大家张罗零食,倒茶水,没有隔阂地完全融人家人欢笑快乐的气氛中。
    八点多牌局结束了,大家尽兴地各自回房,杨雨泛随着项震涛到三楼,上楼梯时,她俏皮地拉着他的衣角,跟在他身后走上阶梯;他唇边噙着笑,很爱她亲密的小动作。
    「房间好大,很干净耶!你为什么还要问我,不直接跟妈说要住下咧?」杨雨泛在房里溜达一圈,迳自拉开落地窗帘,好让风吹进屋来,而帘子一开,她才惊觉,这房间的方位正对着杨家大屋,可眺望杨家。
    她迟疑地打开落地窗,走出外面的露台,内心一阵唏嘘,那个家距离不远,跟她的心却很遥远……
    「发现了吧!我本来不想住下的。」项震涛敛眉随她的脚步到露台上,和她并肩驻足。
    「你是不要我触景伤情吧!」
    「没错。」
    「那已经不是我的家了。」在她心里,那里也不算个家,家该是温暖和乐,像这里一样。
    「那你的家在哪儿?」他逗着她问,手伸到她腰上揉着。
    「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她把脸枕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
    「这就对了,走,跟老公去洗澡,窝在家里睡觉觉了……」他拉她的手环在他肩上,轻而易举地背起她。
    她惊呼,笑着揽紧他的颈子,却因此看得更高更远,也看见不可思议的一幕——
    「涛!你看……」她脸上的笑迅速消失。
    「我不会上当的。」项震涛以为她在逗他。
    「快放我下来……」她紧急地催促。
    见她坚持,项震涛只好不情愿地放下她。
    她急匆匆地跑向露台尽头最靠近杨家的地方,直住大屋瞧。
    项震涛跟了过去,随她的视线看去,杨家二楼的一个房间里有个长发的女人,鬼祟地躲在衣柜旁,手上有道锐利的光影,像是……一把刀。「那是谁的房间?」
    「大妈的!那女人应该就是新进门的小妈,以大妈的个性一定对她说了什么难以忍受的话,她可能是要伤害大妈!」杨雨泛心急了起来。「这时间大妈通常在洗澡,佣人都回去了,爸和姊姊也许不在家,该怎么办?……不行,我得去阻止她……」她愈想愈可怕,奔进房要往楼下冲。
    「慢着!」项震涛不想让她去冒险,追上她,将她扯了回来。「她们对你那么差劲,为何要帮她?」
    「无论怎样,人命关天啊!没了大妈,两个姊姊会很难过,她们母女感情不错……」她急迫地说。
    项震涛被她无私的念头撼动,却不得不提醒她:「你替她们那种人着想,她们不见得会感谢你。」
    「那并不重要,救人要紧。」
    项震涛拿心爱的女人没办法,而且她说得也没错。「我跟你去,我知道有捷径可以到杨家。」
    「捷径?!」杨雨泛很惊奇。
    项震涛带她奔下楼,从后门到两家相隔的墙边,他奋力拨开墙上的草丛,老墙现出一人高的大洞,他拉她往前—钻就到杨家了。
    「我小时候常在这里打球,就发现这道墙年久失修有裂痕,九二—地震后,这个部分就被震碎开了一个洞,位置在草丛间没人发现。」他边跑边说,在接近大屋时,已能从户外听见楼上两个女人激烈的互骂声及扭打声。
    「怎么办?」杨雨泛急切地想打开门,但门上锁了。
    项震涛灵机一动,脱下外衣包在拳头上,打破玻璃窗,开窗,矫健一跃而入,再协助雨泛进入。
    「你以为你是谁?敢对我大呼小叫!以为上海女人那么好惹吗?永昌不在,我要让你好看!」
    「你这抢人家老公的贱货,拿刀我就怕你啊!」
    匡内尖锐的争吵声不断,碰撞声也不断,突然一声巨响传来,杨雨泛听见大妈痛苦的哀叫——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