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阅网 > 都市小说 > 甜馨 > 09约她
    李哲宁在梁子煦干完一整杯酒后也非常干脆的干了自己杯中的酒,酒过叁巡壮人胆,李哲宁有些飘了,“我说,子煦啊,你这护人的姿态有点明显啊。”语气有些暧昧。

    喝了酒的陈雨桐也看向了这边,听到李哲宁的话也跟着接道:“我可从来没看到子煦哥哥护过我。”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子煦给人挡酒呢!”

    “是吗是吗?不然这样我们都去敬一下易馨,说不定酒就都是子煦喝了哈哈哈。”

    在场你一句我一句的调侃着梁子煦,却是听得易馨心惊肉跳的,这话里话外的好像他们有什么似的。

    偷偷的看了看旁边的梁子煦,见他面无表情的随着众人胡说,她想开口解释,却又绝对人家都没有说什么,自己解释反而显得她有什么想法一样,于是什么也没说的拿起桌上的果汁垂下了眸。

    所以并没有发现身旁的梁子煦微微靠在了沙发后,看了她一眼。

    聚会持续到很晚才结束,陈雨桐本来想叫易馨去她家住的,但是易馨第二天有课,所以需要回学校。走出酒吧,易馨跟众人告别,准备打车回学校,却被梁子煦拦了下来,

    “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易馨婉拒。

    “哎呀,馨馨,你就让子煦哥哥送你吧,不然这么晚你一个人回学校太不安全了。”

    “可是……”

    易馨面露难色的神情,让梁子煦突然觉得从认识她以来似乎自己总是被拒绝。这让他心生不满,他是猛兽吗?怎么总感觉她有意无意的想要避开他。

    梁子煦拦了辆车,进入车后发现易馨还站在那里发愣,便叫了她一声;“易馨,上车。”

    易馨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一下,上了车。

    出租车行驶在开往学校的路上,坐车在内的两人都没有说话,也许是因为狭小的空间里除了陌生的司机就只剩他们两人,易馨有些紧张的把头转向车窗,看着窗外。

    而此时的梁子煦沉默的看着旁边的人,她比印象里更加纤瘦了,尖尖的瓜子脸,看起来文弱,秀气。

    “易馨。”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转过头,一张放大的俊脸映入眼帘,易馨被着实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身子。

    他怎么突然靠这么近。

    “怕我?”这个认知让他蹙起眉心。

    “啊?没,没有啊。”她有些不安的开口,“子煦哥,你,你能不能……”

    “嗯?”像是没听清她说的话,梁子煦又靠近了几分。

    易馨因着他的动作往后又靠了几分,看着她如受惊小猫般的模样,也许是因为喝了不少的酒,梁子煦突生逗弄她的想法。

    眼中泛起促狭的光,“你在怕我。”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易馨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俊颜,他能不能不要再靠近了。

    “子煦哥,你喝醉了吗?”

    其实他酒量挺好,那些酒还不至于灌醉他,只是……

    “大概吧。”

    “那,那你……”你可以靠在旁边的休息下,不要靠的这么近。

    梁子煦刚想要开口说什么,前排的出租车司机就开了口提醒他们目的地到了。

    易馨松了口气,快速地下了车,对着梁子煦道了声谢,便跑进校园。

    看着她跑远的身影,梁子煦扶住额头有些愣神。

    “先生,请问还要去哪。”司机开口打断了他的思绪。

    梁子煦报了住处地址,司机应声,出租车掉头离去。

    坐在车里的梁子煦轻轻扬起嘴角,看着窗外快速变换的景致,眼中有着点点光芒。

    回到宿舍的易馨洗完澡后,有些发懵的躺在床上。

    捂住依然怦然跳动的心口,天知道她今天有多紧张的面对着梁子煦。

    ……

    一夜无眠的易馨,顶着熊猫眼来上早晨的公开课,相较于其他人不情不愿的走进教室挑后排座位坐下,易馨虽然没有休息好,却依旧坐在了教室的第一排。

    “嘿,纾杰,那不是你女神易馨吗?”

    原本睡意阑珊的林纾杰在听到舍友吴超的声音后,顿时抬起了眼。

    真的是她,没想到他们修了同样的课。

    睡意消散,林纾杰在吴超调笑的眼光下走到了易馨的座位旁,然后坐了下来。

    “易馨。”

    “诶?林同学,好巧。”正在看课本的易馨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抬起头看向旁边,发现是谁后,微微一笑。

    林纾杰心神一滞,刚想答话,上课铃声响了,讲师走了进来,打断了他想要说的话。

    讲堂上老师正在滔滔不绝的讲课,林纾杰却没有心思认真听讲,他的余光扫向旁边正在认真记笔记的易馨,如墨般的长发散落在桌边,白皙的脸看不出其他情绪,瞥向她的笔记本,利落秀气的字体,就如同她这个人般,秀雅。

    叹了口气,好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

    一堂课结束,易馨合住课本,整理好放入包中,准备起身离开,林纾杰叫住了她。

    “易馨,中午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吧。”

    易馨停住,看向他,淡淡的拒绝,“抱歉,我中午有些事。”

    说完向他摆了摆手,便离身走出教室。

    “又被拒绝啦。”吴超不知何时走到了林纾杰身旁。

    懒得理他,林纾杰整理了下课本,转身准备离开。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吴超将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对着他挤了挤眼。

    “你不懂。”林纾杰烦躁的甩开他的手臂,有些不耐的皱起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