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的女孩子真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生物。

      柔软,雪白,娇嫩,手指稍稍用力仿佛就要在肌肤上掐出一洼奶样的水。

      十八岁的omega真是这世上最可口的生物。

      可怜,无辜,天真,被alpha插得受不了也无力抗拒,只能压着声浅浅地啜泣。

      十八岁的妹妹……

      那真是给予亲生姐姐最好的馈赠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天生契合,无论是空气里纠缠至死的信息素,还是身下紧密相连的交合处,都在暗示着——她们生来注定是为对方而存在的。

      可是太过完美的结合也有令人苦恼的地方。

      “啊……”

      少女的腿心又紧咬起来,顾妤差些失了力,她攥紧了omega颈侧的床单,下意识咬住了下唇。

      是的,恰如此刻。

      就像锁和钥匙一样,“嗒”地一声,钥匙插进了锁孔,被抵住要害的锁头固然被迫卸下防备,任人施为,可是钥匙也有苦难言。

      严丝合缝,身陷囹圄,它在里头转圜不得,被挤压,被禁锢,若是想要强行辗转,最后只是自讨苦吃。

      更何况还有更糟糕的事。

      没有避孕套的阻隔,所有的感觉都太清晰了。

      这是她们第一次毫无保留的结合。

      少女的体内很热,外表粉粉嫩嫩,人畜无害,可进去了才发现,真是表里不一,诡计多端。

      软肉像是圈套似的一环套一环,每一层都带着独有的触感。它们争先恐后地攀附过来,短暂的摩擦后有的因为太过湿滑而落下,空出的座位却又霎时被另一位用餐的客人给占据了。

      破门而入的侵犯者反而像是受害者了,它被热情乃至于疯狂地拥住了,慢慢地慢慢地绞紧,连一点小小的赖以呼吸的空余都不留下。

      少女泄了身子。

      她哭的好可怜,腮上,眼角,甚至奶油似的鼻尖也是红的,晶莹的泪水随着高潮的阵阵痉挛一滴一滴从眼里溢出来。

      “不要……你好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