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如云般倾泻下来,发梢落在耳边,惹起了一阵酥酥麻麻的痒意。

      顾妤并没有完全压上来,她用手撑在顾念两旁,一点点卸了力道。

      她算不上重,但足以让两具柔软的躯体之间不留一丝缝隙。

      她们默默对视着,滚烫的呼吸难舍难分。

      顾妤的瞳仁是褐色的,顾念想,她的眼角没有血丝,眼眸是澄澈的一线水天。

      她好像很喜欢抚摸自己的脸。

      像现在,那只冰凉雪白的手又搭上来,顾念染了汗水的鬓发被她别到耳后,随着拇指在额头与眼角的摩挲,顾妤的目光渐渐柔和下来。

      是从前温柔的姐姐回来了,还是今夜的情欲催化出的脉脉温情?顾念不知道,她只是在这样亲昵的举动中慢慢放松下来。

      接下来该做什么,是接吻吗?

      十八岁的她,还处在青涩的年华,对那些大人口中的禁忌害怕又好奇。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顾念一直做着家长的乖乖女,老师的好学生,但她知道,同龄人总是会隔叁差五地碰撞出暧昧的火花。

      在课间人来人往的楼道角落,在放课后夕阳下的小路上,纯洁的感情也会滋生出难耐的寂寞。

      捂着红透的脸跑回来的同桌,埋在手臂里傻傻地偷笑,当顾念忍不住问起的时候,她就悄悄地眨眼,笑容里满含诱惑与引导。

      “你试试就知道了。”她对顾念说。

      这样的尝试终于要到来了,只是顾念以前没有料到,她好好保守的初吻会献给自己的亲生姐姐。

      当顾妤俯身下来的时候,她紧闭上了眼,两手攥着床单,霎时涌上的害羞与期待让她不知何处。直到浅尝辄止的两唇厮磨,她被女人把控着,缓缓松开牙关。

      让自己的舌头蜷缩在角落里,任由顾妤舔弄她的唇瓣和牙齿也不动弹。顾念干涩的唇瓣被舔到潮湿,而那条滑腻的香舌并未驻留,它长驱直入,在顾念的嘴里四处搅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