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ega是alpha的所有物。”

      顾念第一次看见这句话时,对这位太太的脑洞叹服得五体投地——竟然能想出如此涩气的设定。

      但当她置身其中时,她才觉察到处于生理及心理的绝对劣势真是个糟糕透顶的体验。

      只是被顾妤简单的打量,顾念的呼吸都快要停滞了,更别提陡然耸起的从手臂蔓延到大腿的鸡皮疙瘩。

      她开始后悔于今晚做出的决定。

      尽管她与顾妤的关系是清醒到若即若离的,但不可否认,那个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姐姐,一直深埋在顾念的记忆里。

      顾妤给她理平的衣领,给她扎的小啾啾,给她晒好的带着阳光气味的毯子,分明是许久以前的事了,却还清晰到不可磨灭。顾念想到这一桩桩一件件,才在兀自纠结中找寻到了勇气。

      可是没有人提醒顾念,那个温言细语的少女已然是过去式了,同样的皮囊下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会撕碎她的alpha。

      而她,顾念,一个初生的娇软的omega,堂而皇之地走进alpha的领地,甚至胆大包天地释放出香甜的信息素。

      她注定要为她的天真咽下后果。

      就像此刻,顾妤的眼眸,就在向顾念昭示着她的渴望与克制——从顾念赤着白生生的小腿进入这间屋子开始,她已经在钢丝上舞动许久了。

      她们对视着,目光像是胶着在一起无法移开,房里安静到只有呼吸声,但暗地里,只有顾念知道,她正在努力对抗着面前的alpha施加的威势。

      雪松的气味开始试探着蚕食,当它发现奶味的香甜与弱小之后,就猛然加大了攻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