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阅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爱人不是人类(人外H) > 蝴蝶美人(H完)
    他动情之后所发出的信息素香气让你头晕目眩。

    他的身体纤细却有力,两只手有力钳住你的手,你就几乎动弹不得,现在他的手停在你发育良好的饱满胸脯之时。

    他摸了上去,力道不大,甚至有点轻。

    你身体抖了一下,尽管你们交合过无数次,但每一次他都是提枪直入,除了下面的小穴,几乎没有多余的动作。

    他甚少抚摸你的乳房。他似乎也在惊叹女性胸乳的柔软,他用两根手指轻轻捏了一下你挺立的乳尖,不出意外,你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你的反应落入他的眼中,他加大的力道,将雪白的乳肉在手中揉捏。

    不,这太奇怪了。

    上下的双重刺激几乎令你控制不住身体,你抖得很剧烈,穴肉一下下绞紧着,你听见他嘶了一声,纤细的腰肢不自觉的拱起,你想让他停一会。

    “不,别揉那儿…”

    他并不听你的话,反而加大了力道,将一对白嫩的胸乳狎玩成各种形状。

    你看着他银色的眼睛毫无情绪都打量着你,评价般感叹:“你的这儿,很软很舒服。”

    “闭嘴!”

    你脸上爬满红晕,你不允许他点评你的身体。

    那是妓女才会有的待遇!

    你在他身下收缩着嫩穴,嘴上依旧顽抗不服输,柯尔挺弄得更厉害了,他加快了速度,胯下凶猛地往你的身体深处撞击着,你的身体若不是被他按,早已上下颠簸不成样子。

    “听说人类受孕后会产奶?”

    他抚过你被刺激到凸起的乳尖,金色的瞳孔若有所思地盯着你的乳房。

    “呀啊,你…你想干嘛!”

    你的语调被撞的断断续续,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几乎没变过,能阴郁而冷静地说着这样下流的话…

    真变态。

    “回答。”

    他扭了下你的乳尖,你低低呼痛,尖声答到。

    “会!”

    他低低嗯了声,声音哑了一点,似乎很满意你的听话,异色的双目盯着你微张的红唇,心念动了一下。

    他低下头,他的皮肤很苍白,像是完美的石膏像,俊美的脸庞离你很近,你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眼睛,一金一银如同漩涡一般深邃迷人,几乎能将人吸进去。

    他的目光落在你娇嫩的唇上,好似想到了什么,他微凉的唇轻轻地贴合了一下,又飞快地抽开。

    他沉静的脸上生出一点迷茫。

    “这是吻?”

    他在问你。

    你愣住了,他竟然吻你…你们交合过那么多次,可接吻…从未有过。

    你心中漾起了微微波澜,像是落了几颗石子,扑通、扑通。

    你没有回答,他也没有等你的回答。他又低了头,那双眼睛离你那里很近,他毫无波澜的瞳仁与你对视,他的眼底分明没有任何情绪,只是看着你而已。

    可那道的目光,像是穿透长夜的明灯,直直照在了你的心里。

    你慌了半拍,匆匆忙忙闭上了眼睛。

    视线暗淡下去后,感官变得格外敏锐,他下身地冲撞变慢了,你能感受到他圆润的顶端在你甬道深处,细细地,碾压过去,不再是魂飞魄散地冲撞,而是耐心地,温柔地抚弄,凝聚起一股酥酥麻麻的快慰,如潮水一般,慢慢地,慢慢地将你淹没。

    在这个时候,你的唇上微微一凉。

    是柔软的唇瓣覆了上来,你抓着他的手臂一紧,你在心里感叹,一个人心再冷,再硬,他的唇却是软的。

    恐怕他也是这样想得你吧。

    你能感受到,他对于接吻的生涩,或者说,他只是在凭本能试探着和你亲吻。

    与他在床上的强横霸道不同,他的吻很美丽。

    对,就是美丽,就像那天你在月下看见他扇动翅膀那样,绅士、神圣、温柔、飘渺、梦幻、像是每一位少女都会在青春期幻想白马王子吻醒作为沉睡公主的你时那样。

    是一片轻飘飘的羽毛拂过。

    干净、圣洁的几乎不带任何欲望。

    “睁开眼睛。”

    于是你才听见他声音的那一刻,就已经下意识地按照他的话行动。

    你可悔了,你不该听他的。

    你立马把眼睛闭上,他的手拂过了你阖上的双目,一丁点的凉意,是他的指尖,如同在逗弄小猫的毛,是故意地,又像有意无意,他一下下拔弄你的睫毛,很痒。

    你不得不睁开了眼,看见他纤长沉密的睫毛细细密密地覆在眼皮上,接着,他掀起眼皮,原本清润的瞳仁已经浓郁到深不见底,在与他眼睛对上的一瞬间,你就被他的目光牢牢攫住,动弹不得。

    你心跳变快了,身体在发烫,你情不自禁地收缩了下体,生平第一次感到,自己在渴望的他,不是因为信息素。

    而是作为黛芙妮这个女人,在渴望这个你看不起的,你眼中血统低劣的鬼美人凤蝶,你同父异母的弟弟。

    这个认知令你感到一丝恐慌和兴奋。

    你的小穴因为这个认知涌出了一丝丝淫液,你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也夹紧了他的腰。

    他表情没有变化,你却感到了他的愉悦。

    他问:“喜欢我吻你吗?”

    你松了口气,还好他以为你的变化只是因为他吻了你。

    你咬牙,偏过头不去看他,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唇微微弯了一下。

    他笑了,如烟火一簇而逝。

    他的胯部不再浅磨慢碾,而是用硬挺的性器深深往里面顶了一下。

    “啊!”

    你被撞得措手不及,回过头,美目圆瞪,怒视着他。

    他又微微笑了,眼睛弯了下,他好似很喜欢你这样的反应,连那张阴郁而美丽的脸在这一刻生动起来,不再像如同关在玻璃柜中的,漂亮却冰冷的毫无生气的珍贵陈列品。

    他抬高了你的腿,直视着两人交合处,是荒淫无度的乱,是声色犬马的欲,淫靡的水迹将两人沾湿,被撞击捣出来的细细碎沫子泛滥一片,粗壮的性器没入你的穴口中,徒留两个饱满鼓囊的囊袋在外。

    他扬起下颚,露出成片苍白的皮肤,纤细的锁骨和脖子上青蓝色血管清晰可见,你的视野落在他的喉结上,它只是滚动了两下,就好像点燃了一股无形的欲。

    很性感…你默默地点评了一下。

    不等你继续欣赏,你被他的一只手捞起已经肏软了的半个身子,半伏在他的肩上,又闻到了那股几乎令你迷醉的芬芳,鼻腔中浓郁的香气几乎令你窒息,你贪婪地呼吸。

    你察觉到了,他也动情了,他的手毫无规律地揉动着你的乳肉,你能听见他的呼吸乱了,在你的上方,有一些急促,有一丝颤抖。

    下身也撞得更加凶,你已经喘不过气了,身体随着他的节奏,猛烈的摇摆,你控制不住呻吟声。

    “别!太快了,慢…慢一点,啊!”

    你不发出声音还好,娇吟一出,他更是着了魔一样冲撞,每一下都狠狠碾过你的敏感处。

    你听见他声音嘶哑了:“不许高潮。”

    可这怎么忍得住!他的动作那么快,又那么爽!

    你指甲陷进了他的皮肤中,身子猛地弓起,如遭电击,小穴不受控制地抽搐,一阵阵痉挛,喷出一大股淫液。

    腥甜的气味四散开来,你完全控制不住,你潮吹了。

    可这还没完,你感到一股股尿意涌现,你想要小解了。

    这几乎令你崩溃,你不能接受失禁。

    眼角挂着生理性的泪珠,你尖叫:“停!停一下,我想上厕所,别啊啊啊,别插了!”

    他神色理智,面无表情。

    可你分明看见他眼底有森森笑意,阴冷伴着癫狂,形同恶鬼,他的嗓音冷淡,你能听出隐约又透着兴奋:“那就尿出来。”

    “不!不…行,快停下,我命令你,停,别!啊啊啊!”

    你断断续续地娇声长吟,他的手指掐上你的阴蒂,这种灭顶般受不了的刺激,让你的身子弓起又伸直。

    你真的忍不住,马上,马上。

    马上就要失禁了,泪珠已经滚落而下。

    他为什么还不停下啊!

    你在心底高喊着停下,不要,住手。

    但他狠狠一按,性器朝子宫口猛地烈一撞,破开子宫口的一瞬间。

    再也忍受不住,一股激流喷射而出。

    你被他内射了,滚烫的热流直击子宫,你浑身颤抖,哆哆嗦嗦,爽到不能自已。

    “啊啊啊!”

    你也被他干到失禁了…

    沥沥淅淅的水声令你神志几乎颠倒,你竟然在床上尿了…

    这太羞耻了!

    你听见他在你耳边轻声低笑。

    “呵。”

    你在又一次直攀上云巅的那一刻,他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