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阅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爱人不是人类(人外H) > 蝴蝶美人(五)H
    你动了动唇,什么都没有说,最终,你脸色惨白的拉了下衣服。

    “你是父亲的私生子,而我是父亲的女儿,我们不止种族不同,这是乱伦,你懂吗!”

    你严厉地指责:“即便这样,你也一定要和我…”

    他毫不动摇:“是。”

    你嘲讽地笑了:“果然如此,为了所谓的繁衍,连自己的姐姐也毫不犹豫的答应,真是一个肮脏不堪的种族。”

    他的唇抿紧了,看你的目光很冷漠,你可以察觉到他压抑着的磅礴怒气。

    你明白一个事实,他如果强来,你将无法反抗。你想起父亲的教诲:当你必须要牺牲什么才能获得某样东西的时候,一定要将利益最大化。

    如果必须这么做…

    你听见你的声线在颤抖,你屈服了:“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必须也答应我一件事。”

    他示意你说下去。

    “我要你助我捕获一只珍稀物种,并且,永远放弃争夺科利斯特尔家主之位。”

    尽管他的血统不纯,尽管他口中对科利斯特尔家不感兴趣,但仅仅是父亲的重视,已经让你大为忌惮,你必须让他完全退出,没有一丝一毫威胁你的可能。

    他抬了抬腿,向你走来:“我答应你。”

    他的靠近,他的每一步,都带着一股仿佛来自地狱冥府的阴沉气息,一股无形的压迫感挥之不去,你想起那些昏天暗日的日子,那些难以言喻的羞耻与快感交迭,记忆如同潮水一般向你涌来。

    你以为早已忘记,但被驯服的身体记得他的味道,记得他爱抚你的每一个动作,仅仅是靠近,就令你牙齿颤抖,令你双腿发软,你如同被上了发条的木偶,动弹不得,等待他的下一步指令。

    “很紧张?”

    你不知道这是否是你的幻觉,你感受他手掌在温柔地抚摸你的发顶,因为你已经被他推倒在柔软的床上,那一刻你的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你们交合过那么多次,这还是头一回在床上…

    你不知道你为何会有这个可笑的想法,大概你的脑子已经被他的气息包裹,那一股气息甜美到令你难以呼吸,等等,为何是甜美…

    这个气息既熟悉又陌生,像一朵只在黑夜中才会盛放的夜昙发出的,甜美而又芬芳,阴郁而又冷淡,如此特殊的味道仿佛深藏在灵魂深处的诱惑,令你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如同着迷一般伸出手攀附上他的身体,你的脸贴近他的胸膛,仰起头好似一只小猫依偎在他怀中,你忘乎所以地沉浸在一个无比好闻的怀抱当中。

    “好香…”

    你动了动鼻子,近乎贪婪的嗅闻不知从他身体何处发出的,甜蜜到让你思智不清的气息,望着他近在咫尺的脸颊,瞳孔仿佛被石子击中的池塘,漾起一片波浪。

    他的手抚摸着你的脸颊,看着你失神的眼睛,低沉的声音如同蛊惑,听起来像极了温柔呢喃:“只是受到信息素气味的影响就会变得这么敏感吗,你的身体一如既往的淫乱啊。”

    你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觉得那张开合的薄唇发出了更馥郁的气息,你下意识向他靠得更近,听着沉稳的心跳声响在耳边。

    他仿佛轻笑了一下:“这么渴望我吗。”

    他伸手剥开你单薄的睡裙,洁白美好的胴体如同一株沾着露珠的盛放百合花,他的手停住了,垂下眼帘,像是在欣赏。

    然后再缓缓贴合在你的肌肤上,他的手指带着点凉意,在你身上流连,你的身体着了火一般,双腿开始摩擦,你在迫切的渴求着什么。

    “给我…我想…”

    你细若蚊蝇的呢喃。

    他抚摸你的身体,从被刀刃划伤的手心涌出的鲜血滴在你的胸脯上,如同牛乳沾上果酱,红与白的对比刺目,他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

    “…想喝么?过来。”他哑着嗓子将流着血的手伸到你眼前你。

    你不知道是什么发出如此诱人的香味,直到你凑近他流血的手心,伸出舌头,小心翼翼舔舐在他白皙手臂上蜿蜒而过的红线。

    “把它们都好好舔干净。”

    他听见自己压抑着呼吸命令你。

    但他呼吸还是抽了一下,你从未有过的乖顺,小舌头柔软湿热,顺着血迹舔过他的伤口,微微的刺痛伴随着温暖的湿意,他的身体像是被麻痹了一样,动弹不得。

    他吸着气,声音哑得不行,仰着头,带了点感叹:“真乖啊。”

    像是控制不住眼中的戾色,他用另一只手捏住你挺立的乳尖,用了点力掐住,在指中狎玩。

    他的语气里透着些说不上来的狠劲,像是想将你毁了,又略微于心不忍:“真想让你永远这样听话…”

    他稍微用了下力,如遭电击的快感,令你如同被海浪掀起的水手,在一瞬间中清醒。

    你的眼睛从迷离至转醒,直到逐渐瞪大,看着他在你胸乳上做乱的手,怒火冲刷了你的理智:“你在做什么!”

    他掀开眼皮,异色的危险瞳仁昭示着他与你完全不同,他盯住你不知是被情欲还是怒火染红了的脸颊,面色阴郁,唇动了下,在笑:“我的血好喝吗,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