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阅网 > 都市小说 > 蝴蝶骨(古言 1v1) > 第一百二十八章洞房
    

      由礼部、工部协同策办,丞相周崇泰督工,太子的婚姻大事紧锣密鼓地准备着,最后于中秋当日促成。

      铺天盖地的红洋溢喜气,原先还想贪睡的裴筠庭早早被裴瑶笙唤来的人架起,半眯着眼接受妆点。

      添妆时,裴瑶笙将托人做的鎏金嵌宝铜镜,以及温璟煦提前定制的宝剑一并塞了进去,还悄悄在她梳妆盒里压上张京郊的地契,聊表祝福。

      裴长枫及裴仲寒身为男子,不宜入内,索性起了个大早守在门外。

      裴仲寒开始止不住地伤春悲秋:“大哥,姐姐妹妹都已出嫁,咱家的菜被香猪拱完了,就剩咱俩还没着落。”

      裴长枫难得没出言辩驳,叹息道:“阿娘已替你我相看多时,只是她要先解决绾绾的终身大事肯安心。”

      “兜兜转转这么些年,他二人终于修成正果,实在令人欣慰。”

      “是啊。”他目光幽远,眺望天际,喃喃道,“其实嫁不嫁都无所谓,阿瑶和绾绾依旧是我的妹妹,我的血肉至亲,而我亦为她们坚实的后盾。余下的,交予另一人遮风挡雨即可。”

      “唉。”

      裴仲寒潸然泪下,埋首,两行清泪一行鼻涕,皆印于墙面。

      嫡女出嫁,整座将军府都充斥喜气,连府邸上下的花枝,都挂满红色帷幔,此亦昭示着燕怀瑾对她的珍重。

      抿上口脂,为时一个时辰有余的妆点总算结束。

      裴筠庭对镜检查妆面时,忽然瞥见了站在自己身后的裴苒。

      多日未见,她容光焕发,相较以往精神许多。

      身侧的人来来往往,影影绰绰,满是欢声笑语,独留姐妹二人周身安静,独自说着话。

      “二姐,妹妹并无贵重的金银珠宝可作为添妆,哪怕挑出拔尖的也依旧穷酸,让姐姐见笑了。”

      “无妨,姐妹之间无需客气。”她嫣然一笑,其美艳程度,几乎令熟悉她的裴苒都晃了眼,“你肯主动前来,倒更令我受宠若惊。”

      极尽华美的鲜红嫁衣上,绣着鸾凤和鸣的暗纹,少女远山眉黛长,明眸皓齿,明艳大方。此刻世间所有赞美的措辞,在她面前皆不值一提。

      “其实此番前来,我是想姐姐你道谢,之前一直未寻到机会,今日总算能了却一桩心事。”裴苒和她在铜镜中对视,“多谢二姐,使我得以遇见他,结成亲事。”

      “左右我只不过同祖母嘱托了一句,全凭你们有缘......似乎还未打听过,是哪家郎君?”

      “郎君名唤宇文章,前些日子的殿试上,有幸高中二甲。”

      她骤然一惊——世上竟有这样巧的事?

      可还没能将一面之缘道出,喜娘便匆忙催促她出门。

      太子迎娶正妃,自是热闹非凡,说十里红妆都不为过,队伍随送嫁人群从神武门一路行至骠骑将军府,堪称声势浩大。

      銮仪卫用红缎围着八抬彩轿,统管的周崇泰率属官二十人,护军参领率领护军四十人,负责迎娶新人。

      由于周夫人已逝,便改由裴瑶笙带着八名随侍女官,分别在将军府与东宫敬候,金吾卫统领姜柏延则负责清理自宫门到将军府的长街路。

      众目睽睽,满堂喧哗,裴筠庭手执绯红团扇,顺着银儿轶儿的搀扶,款款走入所有人的视线。

      她的亲人,她的友人,她的爱人,齐聚一堂,目送她凤冠霞披,风光出嫁。

      他们面含笑意,眸光平和,转身却又在暗地里抹泪。

      当她的身影出现时,燕怀瑾眼前一亮。

      昨夜他可谓彻夜难眠。正所谓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他险些翻到琉璃院去,远远望上一眼。

      但思虑良久,恐生变故,遂作罢。

      他躺在床上望着帷帐顶,整晚的心思,皆用于想象裴筠庭身着绯红嫁衣的模样,以及思索如何将它解开的功夫上了。

      毕竟那是他出征前便费劲心思命人画好,各处细节都经过数次推敲打磨而制成的衣裳。

      人群中,裴长枫俯身背起裴筠庭,迈向雕花的门槛,众人唯恐不乱地起哄,围观者笑作一片,唯有兄妹二人强忍热泪。

      千言万语,唯凝一句:“绾绾,记得常回家看看。”

      “嗯。”她呜咽道。

      昔年他带着身高才及膝盖的妹妹四处玩耍,而今亦由他背着即将嫁为人妇的妹妹走出府门。

      眼瞧着渐行渐远,似乎幼年扶持相伴的美好时光,再不复从前。

      没有了入夜时还温热的饭菜,没有了四目相对的调侃,没有了嬉戏打闹时的笑喜颜开。

      幸好,那人对绾绾的珍爱,相比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实属慰藉。

      正想着,太子便亲身翻下马鞍,稳步朝他们走来。

      少年丰神俊逸,鲜衣怒马,所经之处,周身亮堂:“裴绾绾,牵着我的手。”

      “去吧。”裴长枫稳稳当当地将她放下。

      团扇后,她朱唇勾起,素手交付于他。

      ......

      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越过满大街的欢呼与敬拜,越过神武门,直抵巍峨金銮。

      森严的宫闱眼下也到处挂着红绸,张贴囍字。

      高堂皓朗,帝后端坐上首,接受朝拜,慈爱地望着这对新人,仿佛透过他们发现了曾经自己的影子。

      皇后今日作了妆点,又因数月的调养生息,恢复了几分精气神:“开始吧。”

      二人先四拜父母,再虚心接受训话,随即马不停蹄地赶去庙见③。

      天家皇室,礼数繁琐,燕怀瑾心疼她受累,趁无人的空隙偷摸往她手里塞了一小块包好的饴糖:“解解馋。”

      裴筠庭口是心非:“包藏私货,小心受罚。”

      他笑:“别怕,我罩你。”

      百官朝贺,周崇泰代表文武百官致辞:“臣等,恭惟皇太子嘉礼既成,益绵宗社隆长之福。不胜欣忭之至,谨当庆贺。”命妇们亦然。

      眼看礼程渐入尾声,光风霁月,明澈疏朗的太子殿下缓缓起身,端起酒杯,当着世人的面,高声立誓:“孤与太子妃,自少时结缘,相知相许,情真意切,故在此立誓——终生不取半妾,不纳后宫,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年轻的皇太子浑然不知,此后十几年,这道誓言将会传遍大江南北的每个角落,成为人们争相效仿推崇,封为佳话的经典。

      惟愿青梅竹马,鹣鲽情深。

      天地为鉴,山河作聘。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①

      ......

      浮光跃金,静影沉璧。

      裴筠庭一人坐在床边,脊背板正。